全部
资料库
会员库
搜 索
在TikTok上1:1复制抖音玩法,是降维打击?还是水土不服?
群响
2022-09-19
“现在的TikTok,是2003年的淘宝、2011年的微商、2016年的抖音。”
业内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成为推动很多人入局TikTok的重要因素。
国内玩家见证了短视频与直播掀起新的浪潮,迭代了传统媒介形式,也缔造了大量行业“神话”。
而当国内市场逐渐进入存量时代,他们自然而然地将目光投向了还未被“开垦”完全的TikTok,
这里有全球10亿月活,和还未散尽的流量红利。
抖音与TikTok同出一系,在抖音上被验证成功的经验能否直接照搬到TikTok上使用?
这是许多玩家或在观望、或是已经下场试水的一种模式。

我们与多位TikTok玩家聊了聊,想知道一比一的玩法复制究竟是一种“降维打击”,还是会“水土不服”?


一、从搬运到原创,摸着抖音的石头过TikTok的河
入局TikTok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搬运视频。
TikTok上能时常刷到类似广告
 
2020年,TikTok推出了创作基金,根据播放量和粉丝价值给创作者算播放激励。

据一位搬运玩家的分享,如果账号的美国粉丝比较多,那单价就会更高些,

100万播放有10-30元美金,一条播放1250万的视频收益达到153美金(约人民币1000元左右)。
 
而这个搬运过程,对他们来说几乎是零门槛的,即使不会英语也没关系,唯一要付出的成本就是时间成本。
 
搬运也有小技巧,一个在TikTok上分享搬运经验的账号透露,

最好搬运不露脸的、少有中文描述的、语音也不宜多的内容,或者就直接搬运爆款视频。
 
然而,这种纯搬运模式很快受到了各种限制。
 
从多位玩家的体验来看,一是平台会去判定账号是否是处于该区域的真实账号,这直接关系到创作基金能否开通;

二是TikTok会对视频文案和内容进行检测查重。
 
TikTok也在知识产权政策中明确指出“不允许任何侵犯版权的内容”,

一旦被发现违规,轻则限流、删除视频,重则账号封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玩家透露,对视频进行二剪二创之后就很难被系统识别判定,

“最好能剪掉一些代表性镜头,再加入一些其他内容的画面,

还可以做些调速、镜像的动作”,但这种擦边球的做法也面临着高风险。
 
到如今,搬运已经进化到出现专用软件、进行自动化搬运。

据亿邦动力报道,技术的迭代已经能实现一人一天做1000条视频、一次性管理成千上百个账号、24小时全自动上传视频。

当然,这种技术背后也需要付出相应的金钱成本。
 
对于部分玩家来说,擦边灰产,可能不利于后续长期的带货变现,

但纯人工操作又玩不过这些机器化的装备,于是摸索着做原创内容成为下一个方向。
 
从我们此前盘点的TikTok热度前100账号分布来看,颜值、明星、搞笑是TikTok最为热门的三大领域,

其次是剧情、时尚、唱跳、美食等内容类型,与抖音的热门赛道分布十分接近。
 
这意味着一个原创的账号的内容运营思路和抖音也是异曲同工的,

比如如何起号、养号、打造人设,如何创作适合账号的脚本,

以及算法从哪些数据维度评估推荐视频进入下一个流量池等等。
 
 网传TikTok流量池分布
 
黎叔在越南做TikTok MCN机构,签下第一批网红后便开始往搞笑、剧情等方向做内容创作,

最开始是从国内的爆款内容改编,再经过本土化的调整后拍摄发布。
 
第一条百万爆款视频主题是合租女生之间的搞笑短剧,当时还引起越南人的模仿翻拍。

逐渐掌握节奏后,黎叔带着团队做了更多本地化的内容创新,

比如做剧情连续的微短剧,以及配合越南人爱看真实内容的特点做针对性创作。
 
黎叔也提到TikTok目前并没有在内容上像抖音一样、有来自官方明确的品类扶持和指引,

“各国风土人情和法律法规都不一样,每个国家都独立运作,现在也没有像国内这么系统化”。
 
“本土化”是像黎叔这些在TikTok上原创内容的团队都特别提到的一个要点。

要想真正能吸引到海外当地的观众,

首先得摸清楚当地人的喜好、习惯与禁忌,

很多在国内观众爱看的梗,到海外不一定能引起共鸣。
 
“有时候视频内容差不多,但是文案换成当地人喜欢的那种俚语,或者带点梗,可能一下子就能跑起来”,

这是一位在TikTok摸索3年的从业者的经验。
 
不过,还未形成成熟内容生态的TikTok,即使有抖音的样本在前,也只能提供个方向,怎么做起来还是要靠各显神通。


二、没有TikTok版“李佳琦”直播带货的“套路”通用吗?

做内容是玩家们积累粉丝的第一步,而终极目标还是变现。

与抖音相似,TikTok通过短视频获得了巨大的流量之后,也逐步走向了带货的闭环。

但是,让中国网友疯狂下单的“OMG,买它!”,能撩动外国友人的心弦吗?

一位从事跨境电商十余年的机构创始人X先生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一方面,国内外用户线上购物消费习惯不同,TikTok直播带货的用户心智还未培养完全。
 
 
X先生透露,他们早期是用独立站的形式做跨境电商,

在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上去投放信息流广告引流到自己的网站卖货,

在TikTok闭电商环打通之前, 这种“老方法”也让大量商家捞到了“金”。

因为外国用户有在独立网站买东西的习惯,比如买耐克就去耐克官网,国内却不是这样。
 
前有2016年的淘宝,后有2019年的抖音快手,巨头花了几年的时间和资源教育市场,

用户逐渐养成了在直播间卖东西习惯,也渐渐认为等主播开链接是一件正常是事情。

“国外连在一个娱乐软件里买东西心智都没有养成,

更别提那些憋单的套路能行得通了,这个市场教育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X先生说。

另一方面,直播带货需要主播“打头阵”,TikTok还没有国民级的超级带货主播横空出世。

在货架电商时期,用户更多地是信任平台,到了直播电商时期,用户的信任逐渐转移到主播身上。

TikTok能否“捧”出自家王牌主播,成为直播电商能否成功的关键。
 
据观察,在当前的TikTok生态里,虽然不乏粉丝量高、单场成绩单漂亮的达人,

但还没有出现能与国内直播带货“四大天王”比肩、有国民知名度的带货主播。
 
 
在成都的TikTok主播Joanna说,她接触到的外国人对做主播的热情并不高,

因为在中国做个英语老师之类的相对更轻松、更赚钱。

国内主播起早贪黑、甚至轮流值班做“日不落”直播间,但是这样“内卷”的方式在外国人这里是行不通的。

多名从业者透露,外国主播基本每场只播两个小时,都是“平播”。

即便认为TikTok不能在短期内复制抖音的辉煌,X先生依然拿出了10%的资源布局TikTok。
 
测试下来,X先生发现,TikTok的算法推荐不如抖音精准,而这恰恰也是兴趣电商能否拦截货架电商流量的关键。
 
“流量是真的大,但转化也是真的差。因为TikTok还是一个很年轻的软件,各方面数据还不足以喂养算法,

比如TikTok知道一个男性标签的用户喜欢美女,却不够更具体,但Facebook可以精准推荐到用户喜欢的金发碧眼美女。”

先入局吃肉,后入局喝汤。正是因为TikTok电商闭环还未发育完全,才让很多玩家看到了机会。

米井传媒的创始人吴先生认为,如果TikTok已经很成熟,中小企业就没什么机会了。

作为抖音电商的服务商之一,他们摸着国内电商打下的石头,来过TikTok这条河,成为TikTok官方服务商之一。
 
“我之前没做过跨境电商,直接从抖音电商做起,用两年时间见证了内容电商的崛起。

TikTok就像7年前的亚马逊,5年前的淘宝,2年前的抖音。

国内直播电商的物流、金融、交付和玩法,在全球都是领先的,我们希望把这一套方法复制到海外去。

对于欧洲北美和东南亚等地区,需要根据语言文化、政策法规和税法的不同进行相应调整。”
 
虽然憋单等“套路”暂时无法复制,但人性和算法是相通的,比如开石头、对镜卖饰品和直播打包等玩法,已经在TikTok兴起。
 
“因地制宜”地复制国内话术和玩法,某种程度上对国外直播带货市场是“降维打击”。

TikTok服务商Colin告诉我们,TikTok和抖音都是基于算法为用户推荐内容,

因此用国内这套成熟的运营逻辑去给直播间打标签是事半功倍的。

比如卖珠宝饰品,用“姐妹们”取代“大家好”,从而提高女粉占比,

重复价格比专柜便宜的关键信息点等,这些方法都可以帮助账号更快地锁定目标用户,提高起号效率。

想要复制话术,结合各个地区的语言“信达雅”地翻译过去是个极大的挑战。

在黎叔看来,大部分国外直播间还没有形成所谓的“话术”,国内的中文话术如果直接翻译过去很奇怪,

比如他曾想用“××严选”来命名一个账号,但拿着各个翻译版本给越南本地人看,对方都觉得这种说法很奇怪。

尽管一比一“复制”困难重重,黎叔仍然认为按照抖音直播学习是最有效的方法。

他近期把一个越南TikTok美妆带货账号按照国内直播间的模样进行了调整,

比如增加大屏幕减少主播低头次数、增强主播和用户的互动、不干巴巴讲解产品而是多体验试用,

仅仅做完这些基础性操作,该账号单月GMV便翻了两倍达到4万美金。


我们对话了十余位TikTok从业者,从大部分人的反馈来看,账号运营和直播的思路模式是共通的,

但因地制宜地进行本土化调整,才能真正打入当地市场。

也就是说,抖音的运营经验可以参考,这是入局TikTok最快速高效的途径之一,却不建议直接照搬。

而对于没有抖音运营经验的玩家,从0开始也并不会必然落后于其他人。

TikTok仍是一个在快速发展中的平台。

据晚点报道,TikTok电商在2022年上半年的GMV已超10亿美元,

不仅与其在2021年全年的体量相当,也完成了2022全年交易额目标的一半。

TikTok电商团队还在今年定下了2023年达到230亿美元、5年内实现4700亿美元(将近3万亿元人民币)的目标。

从这些数字里,足以看出TikTok的野心。

风口来的时候,不会和任何人打招呼,TikTok先行者们,已经开始在野蛮生长中“等风来”。





流量圈
09-22
根据移动数据跟踪公司SensorTower的数据,9月17日,拼多多跨境电商平台Temu在Google Play商店的购物应用中下载量排名第一,领先于亚马逊和Shein。
09-22
抖音实名认证绑了员工的,现在员工要离职,好多人在问了,我们收集了下解决方案: 方法1: 针对大V账号,连续3个月投流超过30万,可以找直客申请运营人员换绑函件;(当然刚自字节官方铁子也告诉我,也有过消耗3w消耗申请成功的,所以别担心门槛,多催催商业化的销售) 方法2: 如果你是名人,找到特殊类目(名人部)的对接人员,把账号所属权绑定过去,直接走内部换绑函件,无任何门槛 方法3:花钱把抖音号买下来,做合同,然后联系抖音运营,等换绑时间和机会。只要是跟人打交道,总有商量的空间。 方法4:改成企业蓝V,然后提交营业执照,以运营人员离职为理由解绑实名认证,然后在绑定新的实名认证人,再取消蓝V。据说有效。 不要轻信市面上的野路子解绑。安全第一,祝大家好运
09-22
但是在很多很多经营优秀的超级个体户那边,师徒制、老板一言堂、夫妻老婆店、家族父子兄弟兵才是一直以来的组织常态。 为「利润」而生,而不是为「人力资产沉淀」而生,优先级发生了改变, 哪怕在北上广深杭这样的年轻创始人们,也意识到这一点。 如果人力流动率会越来越高,组织变动就会变得随意,而创始人的业务聚焦就会远远超过对组织的重视。 最近密集访谈水下的 1000 万稳定净利润公司,突然发现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这个命题,在很多这样的公司创始人眼里是最末尾的问题。 而真正的关注是客户、流量以及利润率,经营的优先级远远高于管理,在我接受的传统商业教育和实操中, 人们似乎都把管理方式跟进和人力资产的沉淀奉为圭臬,是一种绝对的政治正确, 不培养,只筛选,不建设,只分钱,看似短择,实是因为更碎片、更自由、更小维度的公司发展趋势决定的。 有趣😯
09-21
浙江每6人中就有一个大学生,光去年杭州就引进大学生44万➕
09-21
分享一个小红书搞流量的小技巧,来自于会员验证实操 小红书有个新动作简直薅羊毛利器,​小红书笔记一周前上架的功能,笔记可以关联群聊,也就是对于笔记内容感兴趣的用户进到笔记页面后就可以很丝滑的加入相应群聊。 ​ 还在内测阶段部分博主有权限如果有权限,照着垂直内容出爆款,或者高客单的内容卖例子,都能快速收割一波,​具体骚操作如下: 1. 爆款内容,垂直人群内容,关联群聊 2. 群名要垂直 3. 群公告说清楚我是谁,能提供什么价值,如何领取相应的材料包然后加一个 v xxxxx(微信号,懂得都懂) 4. 每天群里发3-5遍群公告把人转到私域 5. 1周后解散群(因为小红书最多建5个群) 关于这个功能的效果 昨天他们有一篇轻创业的爆了,1.2w浏览,600赞,500人进群,100人加微 关于这个功能的想法 1. 平台商业化的起步阶段不光是整个平台的流量红利,更有可能是平台的某一个新功能带起的流量红利 2. 如果能找到一个节点撬动高净值的私域,看下来也是非常很高利润的盘子 By 群响会员、小红书 KOL 王思博
群响活动
夜话会158|在小红书,如何做一个高变现账号
火热报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