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创业者的北漂九年实录
刘思毅
2020-05-05
搞流量,来群响!



这段时间,刚落定了我们杭州办公室,小伙伴们也齐齐到位,明天将是杭州公司开张第二周。


清明节前在三亚临时起意认真考虑来杭州,再到反复权衡、反复沟通团队,再到自己一个人直接不回北京用 8 天照到办公室,装修好办公室,然后再用 3 天让团队从北京到杭州落定,这 14 天真的是迅雷不及掩耳。


离开北京的那篇文章里,2.7 万的阅读量,300 个北京本地人的谩骂让我加强了满心的逃离北京的喜悦、惶恐、兴奋。


直到现在也充满对杭州生活的向往,但北京的 9 年,今天洗完澡之后再次翻看票圈照片,往事历历在目,一个一个镜头重现,以文做纪念。


一直在说,北京是一个粗犷、包容的北方城市,暖气、创业、青年、文艺、政治构成了北京,而我的北京,是从大一到初出茅庐的实习,从实习到第一次加入创业公司,到第二次,再到去头条、美团这样大公司的落荒而逃,再到加入 VC,再到自己创业。


北京是我过去九年的热土,给我追梦的自由和土壤,教育、盆友、资本、老板、同事,就算现在咬牙切齿地、欢天喜地地说要离开北京,也在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怀念北京。



杭州办公室第一天的夕阳


我用 10 张图,记录我的北京 9 年:


1.



在北大不吐槽会死,是我和两个北大同专业同学录制的播客自媒体,2013 年开始,迄今约 7 年,我们相识于庐山的社会实践,这个节目让我们成为了校园里的网红,全世界各地都有我们的听众,毫不夸张地让我们看到更多的人生、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以及抓住了各种各样的机会。


因为这个播客,我拥有了我的第一份创业公司的 Offer,去了红点直播;因为这个播客,谈了很多场恋爱;也因为这个播客,全国巡回了好多场面基和讲座。最重要的是,我真实地回过头看,原来我们在真真切切地改变着一群人,我们一起思考、一起迷茫、一起痛苦、一起成长,这个播客是我们的口述历史。


播客的听众生活和身份的多元,让我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人们理所应当拥有追求更幸福、更自由生活的权利,神圣而不可被剥夺。


2.



在北大与两位北槽合伙人毕业,我们从来都要承认,我们是这个体制特别是教育体制的受益者。


北大 4 年得到的最多的是认识了一群优秀的盆友,大多数盆友一起走过 4 年之后用形同陌路,但是大学时期的协作、碰撞、旁观他人的生活方式,都是未来的时候做决策的时光物料。


我最后放弃了推免的竞争,直接本科毕业参加工作,进入社会大染缸,而大多数同学继续了保送或者留学之路,我们分开,然后等着 20 年之后再看看能不能彼此帮的上忙吧哈哈哈哈。


3.



第一次带团队是在红点直播,一个小公司的团队 leader 要如何在一片迷雾茫茫的业务中去激励团队呢,我当时完全不懂,用鸡血和真心换真心的方式维系了一个团队的稳定。


我们一起工作了 1 年,然后我开除了 Toby,在老板的胁迫下,然后Toby 在面包求职与我重逢,然后在群响成为我的合伙人。


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团队形成于无声处,真心换真心很重要,努力为兄弟们的幸福而奋斗也是一种幸福的压力。


4.



无数次在北京内城中闲逛,和盆友徒步,大学最后毕业季的时候骑自行车 8h 环行,然后去吃鼓楼大街附近的铁锅肥肠和张妈妈。


北京的内城,和土逼的海淀不一样,和洋气的朝阳不一样,除了事儿事儿的北京大妈都一样之外,后海鼓楼是温柔的,夏夜晚风,去听北京的线下脱口秀,和恋人在深夜的胡同里接吻,北京内城是流浪的浪漫。


穷困潦倒的青年在这里,探索体验的白种人在这里,胡同里的咖啡馆在这里,直到瘟疫之前,我还经常从三里屯或者呼家楼,骑自行车独自去吃一顿张妈妈和肥肠,然后再骑回来,一篇安逸闲适。


鼓楼是凌晨温柔的絮语,爱了。


5.



景山公园则不同,遥望故宫,去过三四次,但是每次去都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去的。


最浪漫的约会是什么?是在一个春天的傍晚,在落日之前去故宫对面的景山公园,伴随着老大妈们的广场舞音乐,以及北京老大爷甩鞭子的声音,爬上景山山顶的亭子,遥望紫禁城。


落日落下,去附近的 TRB 吃一顿昂贵装逼的法餐,然后吃完之后,再去旁边的胡同酒吧坐一坐,或者直接打车回酒店。


景山公园是诗意和浪漫的,混杂着本地居民的广场舞,春末夏初的时候去,最佳。


景山公园,用来做过 N Date 的场景,屡试不爽,晚风、夕阳?绿色的庭院、之后的 Fancy 法餐,这是一个体面的北京文艺青年约会。


6.



Airbnb 太久了,从我刚大学毕业之后,住的六道口房子开始,已经有 5 年,已然是最佳房东好多年。


民宿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资金投资方式,也不是一个很抗风险的工作,瘟疫之后大概很多民宿主会转行。


但是 Airbnb 却承载了很多美好的故事、我在六道口的一居室,是一个只能铺上北大被子用来打地铺的小窝,收费 90 块,平时入住率几乎 100%,这里收留了好多来北京旅行的盆友,也有好多背包客,那个时候有好多好多精力,经常做饭给他们吃。


再到我的三里屯生活之梦,我用 10 万现金盘下来 2 套三里屯的整租的房子,用 2 万块软装,然后之后开始在全渠道运营;那是一个操劳的阶段,整天接待房客、安排阿姨打扫卫生、客服和推广,平均盈利率并不高,但是似乎还是可以作为一种非常好的副业,毕竟非疫情期间现金流是持续不断的,来一个订单我就有一个现金流。


Airbnb 给我带来的,是稳定的现金流,是龙门客栈一样的盆友们。


7.



我不止一百次地坐车穿行过这条三里屯到国贸的环线,环线左右是北京最新最高最耀眼的 CBD 高楼,康莱德、泰康、瑰丽、新国贸、太平洋,所有大楼跟着车子,在你左右摇晃而过,车子不是平坦的,而是有坡度的,心跳随着坡度有所起伏,那是北京最让人感觉成名在望、梦想与远方皆可达的时光。


我对高楼夜景落地窗,这三个要素让你觉得世界在你脚下,梦想就会成真。每次车子经过这一段路,让我回到我的老破小之前,都是一次人生激励,我从未对自己明确的说过什么,但是每次走过这一段路,似乎都在告诉我,


有朝一日,衣锦夜行?


8.


群响成立时的暖房啪


创立群响是迄今为止对事业影响最大的事情,北京给了我这样的教育,给了我这样的职业路径,给了我这样的资本支持,给了我这样的方向需求的发现,我在 2019 3 月的时候感受到,真实的一种召唤,似乎非我不可、似乎我非做不可。


这是在北京的第一个我的办公室,一个 2.2 万地民居,200 平,在中国第一商城,一个兴建于 2001 年、曾经是北京最好住房的民居,在 29 楼,可以遥望人民日报。



办公室的夜景。


夜晚的群响北京的第一座办公室。


创业对我人生意义重大,似乎我以往的表达欲、生命欲以及对赚钱的渴望,都有了抓手和容器,我还有了一笔钱和业务,可以号召我之前的铁子们,一起来加入。


这一定是在北京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我之所以要来杭州的原因。因为创业,所以变得更加实用主义,变得更加无情,直接就搬迁,无所畏惧、毫无拖累。


9.





离开北京没有任何羁绊,没有财产,没有家庭,只有盆友。


在北京的挚友不多,三四个而已,然而我还是义无反顾,没有任何顾虑。


因为盆友总是需要新陈代谢,盆友与盆友之间除了时空的同频,还需要认知、追求的同频。


我和蛋挞说,真的不会忘记那些一起相处的时光,然而,江湖儿女江湖老,江湖何处不相逢。


今宵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那些走过的日子不会忘记,但是未来,我还是会坚定的往前走,不得不感慨友情的维系真的蛮容易的,可是爱情也就不一样了。


10.



最后,谨以此图,祝福我们。谢谢北京。  


祝愿所有北京的盆友们好,来杭州找我耍。


还是会爱北京,离开之后,已经开始想念。

star star_outline
收藏文章

资料库

会员库

私房课

个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