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中国式创业与美国式创业
刘思毅
2020-06-06
搞流量,来群响!



今天中午和群响一个做中美跨境电商的会员吃饭,这位小哥哥一直在中国和美国两边往返生活,我和他分享了我自己在两种抗疫方式,以及对中美两种生活方式的困惑,他分享得很清楚。


如实记录下来,在中国做生意与在美国做生意,其实也深受这样的国民性和机制的影响。这其实已经不是政治制度了,这是一种国民特性与社会制度的统一体,有鲜明的中美差异。


这是我认同的道听途说,也是一家之言,欢迎大家随意批判。


第一,中国人更惜命,美国人更爱自由。


中国不能容忍国民安全的一丁点威胁,人民爱惜自己以及家族中人,新冠肺炎在中国被快速控制,非常重要的原因不仅在于人民的高度配合。


美国不能容忍的更多,是自由空间的被损害和让渡,从一开始美国就不希望 shut down 经济,美国人也不预期需要像中国人一样,在家里安静呆一个季度。


第二,中国人大政府、父母官、小人民;美国人靠自己、靠自己、小政府。


小哥哥给我举了好多个例子,政治不正确。


中国人在微博上的求助,被万转的那些微博,同样的事情放在美国上,不会激起更大的浪花,比如美国新冠的那些患者的歇斯底里,并没有强大的社会群情激愤,但李文亮在中国却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国人,包括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习惯了政府通过税收创造收入,通过转移补贴平衡地方不平衡,通过限制房价保证人民底线,所有的执政党策略都要围绕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为终极策略。


就是政府和人民的共识是,政府有义务保证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因此对新冠是要严防死守,生命高于一切。人民遇到问题,也是把政府当作父母官的角色,去求助。


大权力政府保证下限,主张人民安全不可被侵犯和辜负,中国是最安全的国家,这是真的,这是一种让渡。


美国不安全,很多留学生同学都有被枪抵住背,然后问你要手机的经历。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常见的美国人的策略会是什么?


Fight Back,保护自己从自己做起,合法持枪形成威慑力,进行积极自我防御,从一开始就要教育自己的子女保护好自己。


中国人不会这样,中国人希望托付给政府,这是相互驯化。而美国,更讲市场经济,一个地区收入高、税收高、警察多、基础设施多,越安全,然后成为富人区。


第三,中国物质底线低,上线高;美国物质底线高,上线低。


中国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发展中国家,低收入人群占比高,发展路径还很漫长,资源少、人口多,底线低是因为政府也没有资源去托底全体国民的高生活水平的底线。


上线高,是因为中国人勤奋、聪明、市场大。


美国,一个真正用布雷顿森林体系,队全世界用货币抽税的国家。以世界养美国,这是真实存在的。


PS,提醒所有中国人,对美国没有一丝一毫的幻想,我国和美国的关系恶化以及被脱钩,是一种利益冲撞之后的必然。


疫情期间,美国失业人群享受高额的薪酬补贴,最高拿到月薪 80%。


第四,中国年轻人信奉奋斗哲学,美国人大面积还是温吞的中产阶级。


中国还是一个拥有很多向上的故事,和向上梦想的年轻人的国家。


改革开放提供了足够大的空间和土壤,成就了第一代年轻的富豪,改革开放以后增长是中国的主旋律,时代的增长浪潮带领一代一代中国人走向小康好富裕,我们的父辈墓碑相信时代会越来越好。


大部分的 90 后没有饿死的后顾之忧,而向前看,还有如此巨大、统一的单一民族为主体的市场,这是全世界都没有办法找到的零售、金融等支柱性行业最喜欢的市场,中国是真正的机会之邦。


美国人享受了历史的红利至今,拥有了极高的社会生活水平底线之后,除了少数人群希望攀登过重重阶级的结界,攀登人生高峰,大部分人都有循规蹈矩的路径,循着路径,可以得到稳妥、安逸的生活。


第五,中国超大统一的市场,孕育超大的经济体,快速增长的平台经济是创业者想要的终极理想;美国是分散、多元的民族,公司更慢,起步更慢。


中国人太勤快,中国人太多,消费者市场巨大,以及 VC 的加速,让中国有很多平台资产迅速获得巨大的 GMV,GMV 在遥远的纳斯达克被看作是一个优质资产的象征,一批批没有利润但是有巨大交易额的交易平台喜获美国韭菜认证。


中国的公司成长太快以至于,大部分公司在不增长之后都要还债。


美国的市场,各类需求相对饱和,以及针对平台类创业者,基础设施不够完善、消费者和创始人都不够激进,导致美国公司增长慢,但是一旦有规模,相对资产质量健康。


用美国公司的发展节奏和标准范式,来审视中国公司的上市和中国创业,是纳斯达克目前中概股集体被 diss 的原因,这是中美两种公司不同路径的冲突。


美国人是典型的慢公司,高下限、低上限;中国人求速度、求规模,低下限(动不动就死了),高上限(统一市场孕育超大经济体)。


基于此,中国的公司为了催熟,透支员工、透支一切可以调动的经济资源和非标资源,成就快速的经济体。




两种国家的不同,特别鲜明,没有对错,没有优劣,做两种经济体下的用户生意,以及 to G 策略,以及公司竞争状况都非常不一样。


Again,对美国不需要有幻想,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全球资源分配有限的情况,就是一场利益的肉体碰撞。


美国从来不是灯塔,弱水三千,终归要在某一个时间节点选一瓢。而我,祝福大家拥有自如选择的自由和勇气。




star star_outline
收藏文章

资料库

会员库

个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