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用力,也需要松弛,刘思毅的创业周记。
刘思毅
2020-08-02
搞流量,来群响!


这是刘思毅的第 97 篇原创,

持续日更,做最懂流量的创业者。



恢复每周一次的碎碎念创业周记更新,希望记录杂乱的思绪,扩大公开象限,让大家了解更真实的刘思毅。


一、

上周六住了超级棒的酒店,不仅是外观和内设令人愉悦,还有在那边遇到了很有意思的 3 个人。

一个是汶川大地震之前一直是资深外科医生的姐姐,汶川之后遇到孤儿发现自己的科学技术束手无策,开始研究心理学。


然后开始尝试中医、西医、正念同时研究,还是基督教徒。

一个是酒店的运营负责人 Emma 大姐,和我的父母年纪差不多,但是是凯宾斯基大陆区的开店培训官,3 年前来到这家酒店一手操盘酒店的运营。

Emma 的谈吐、能量以及生命力,都令人如沐春风。

还有一位,是一位住店客人,45 岁左右,是一个户外旅行的社群创始人(又是一位同行)。

全年 300 天在外面体验酒店,酒店体验专家,一直在线工作,妈呀这不就是我想要体验的人生吗。

3 位都已近知天命之年,但是仍然可以流畅对话,畅享人生,眼睛里似乎依然炯炯有神。

让我看到了 60 后、🛌70 后的另一种生活方式,也在提醒我,创业辛苦,创业用力,那是自然。

但是一定要时刻记得,不能过度使用身体,一定要拼命休息、拼命工作。

本末倒置地创业没有任何意义。


二、

对未来科技城充满偏见,这么远的位置,去个机场 2h、去一个 CBD 1.5h。

可是人人都在劝我,刘思毅你有钱一定要闭眼买一个未来科技城的车票。

我也很无奈快了,我也很困惑,真的很麻烦,但是真的也想投资杭州上车。

不然买杭州的未来科技城的公寓吧,可是被阿里的前辈们教做人了,不能买公寓,因为交易困难。

买房子始终是要买的,不是买来住,而是买来用于上车杭州。

我现在已经买不起我租的房子了,目测会越来越发现,租的越来越好。

越来越不需要买,因为水性杨花的希望越住越好,而且希望经常换。

所以就这样在心态上跳过了穷人买房自住,而进入穷人买房投资、租房自住的好时光。

希望群响的发展可以让更多的团队成员买得起杭州的房子。


三、

在中国的各行各业做 IP,一个最真实的悲剧就是,哪怕是你自己自黑到黑无可黑,你自己非常自信地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


还是会有路人黑子、道德警察以及付费即韭菜的红卫兵,举起旗帜来骂你、酸你,截图、谩骂、知乎匿名回答。

而且还有一些大叔,天天在你悲天悯人或者自我抒发的时候,不懂得闭嘴的珍贵和美德。

在那里唧唧歪歪,爹味十足向下评论式留言。

我自问我做不到苟晶这样,有瑕疵被发现之后被广泛质疑还能大声直接地怼和面对,我还是会很害怕别人的批判、黑以及讨厌。

然而我确实是需要成为一个 KOL,成为一个 IP。

我反复在问我自己,持续话唠、持续表达、持续做社群,有了足够多的影响力和变现能力之后的你,还能即使前方多谩骂。

即使很有可能以真实的你持续表达会被翻车被背叛被截图被捅刀子,

你仍然愿意做网络上的真实的自己吗?

我刚刚内心的回答是愿意的,希望能够在刷屏的表达,在持续的日更营销中,在持续的社群变现中,保持这样的初心。

不然自己会非常不快乐。

至于负能量的东西,拉黑吧。可是要是是压倒性的社会批判呢,压倒性的黑呢,那我可以想一想张艺兴,他都还活着呢。


四、

40 岁之后不看面相,说明此人没有悟性;

30 岁之前言必称信命和看面相,说明此人没有前途。

哈哈哈哈 by 大哥


五、

昨天我问股东爸爸。

为啥唯品会同样作为腾讯的干儿子,看到了拼多多之后,看到了云集,社交电商和微信电商这一波,都错过了,为啥?

我听到的答案值得记录。

唯品会是品牌代销制的电商平台,我们平台上有一万个 KA 品牌,比起 C 端用户,唯品会是最早意识到控货有多么重要的电商平台。


极致性价比的好品牌 KA 与唯品会相互成就,这是唯品会的立身之本。

当唯品会看到拼多多和云集的时候,像没有想过极致单品,当然想过。

但是和 KA 们玩儿极致单品,你们怕是不知道一个 KA 它的产品流程和生产周期有多漫长。

要不要吃货?都是代销的,17 个点的毛利,保证 5 个点的净利率,走交易平台的规模效应,成就了唯品会。

你今天仍然受制于这一摊子的货和业务,你让宝妈们去做,有毛利分嘛?

拼多多最厉害的是,游戏化 + 用各种品类去抽取社交关系,3C 抽同事、日百抽家庭。

游戏化让裂变增量无声无息,用户体验顺滑,各种品类让心智形成,关系链的作用在拼多多内部 App 中心化的池子里尚不清楚。


但拼多多哪里只有拼多多,明明一直都是微信 + 拼多多。


六、

我想说一个事儿,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那种纯粹的生活交友的场景了。

就是一切的饭局、关系还有社交的开始,好像都是从自己做的生意开始,也许是一直在创投和飞快的互联网环境中工作的缘故。

所以即刻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认识了很多人,也和很多人成为了除了网友之外的更多身份的盆友。

开启一段非工作关系之外的关系,真的很需要体力、心力与爱,所以不轻易开启,也不轻易断掉。

我感觉还是老了,没有那么多元气溢出去做更多工作之外的陌生人社交了。

谈恋爱之后,我连交友软件都很久没有打开过了。

生意人真的非常非常注重 ROI,这太让人遗憾了。


七、

每次住酒店都很希望有一张同款的床,然而租房买床,你需要处理房东的床。

你需要搬家一次就要动一次的成本,以及租房好像感觉好像不太想这么大投资的心态,还是阻止我的投资。

可是床真的太重要了,我买了同款四件套,更舒服了,但是昨晚睡了酒店的床,发现真的床才是关键啊啊啊。

于是我想买房,但是我买不起我租的房子,于是我不能买一张好的床。

我不知道啥时候彻底打破,形成一种丢了就是丢了,只去使用它,不要去占有他,而且只要有预算,搬来搬去也可以,不麻烦的心态。

可能还需要更有钱才可以。


八、

一个人的欲望轨迹几乎不可被理解。

一个 GP 评价吴晓波老师为啥做直播。


九、

西湖真的,随时随地都觉得,这是大自然给杭州的礼物。啊啊啊,周一我要去看荷花。


十、

脱钩真实地在发生,很多被美元投资地公司 CEO 有意无意的加速储备美元兑换人民币。

之前对 VIE 充满幻想和渴望的天使轮 CEO 开始对于搭建架构非常消极。

然而大部分贸易是不可被切割的,文化的交流更是如此。

音乐、电影、书籍、人文社科、自然科学不可被切割,这些仍然在流淌。

感觉对岸的疯子影响了两岸进行更大更积极经济活动的预期,这是一个很要命的事情。

美元的 VC 募资会不会受影响,国内的创业公司要是对美元融资迟疑,那人民币难道可以解盘?

这个预期影响得也太浅层次了,但是却是实实在在在发生的。

A 轮左右的创始人,特别是需要融资的创始人,目前是很焦灼的,这是离我最近的脱钩发生后的影响。

还是预期,还是心理,其实实际操作并不会受太大影响吧?还是不一定?


十一、

「母亲确实了不起,我第一次从她手里得到来自父亲的伤药」,我爱罗和父亲这个戏,看一回哭一回。

啊火影忍者啊,永恒的青春、热血、泪水。


以上,欢迎同龄的创业者加我微信,siyiqunxiang



star star_outline
收藏文章

资料库

会员库

个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