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比较和嫉妒心。
刘思毅
2020-09-18
搞流量,来群响


这是刘思毅的第 143 篇原创,

持续日更,做最懂流量的创业者。



一、


从去年开始创业开始,不对,应该是从有了激烈的同龄人竞争的高中开始,我就无数次地发现自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狭隘的人。


表现在,在 5000 人的高中,我会沉湎于自己的名次在前几名,然后看着在前面的几位同学,盯着他们,一定要追赶他们。


还有创业后,看着竞争对手,得到某些成绩,或者开始某些业务的时候,莫名的焦躁;


还有同龄的创业者,在 VC 融资和做大做强的海洋中乘风破浪的时候,我心中也会有为什么和凭什么。


其实持续在调节这样的心情,作为一个创业者,特别是一位第一次创业的年轻创业者,比较催人奋进,特别是显性上的激励意义,这是正面的。


然而更多负面的是,这说明我只是一个口头的长期主义。


我时常对团队说,「我深信,我将带领大家走向成功之路,一起致富,做一个伟大的公司」,你真的这么想吗?你真的有这样长期的耐心吗?


反例是,我经常在业绩不理想,或者说友商做了更多业务突破的时候,不经意地动作变形,


并非健康地突发奇想,想发起新业务,或者持续发起业务攻坚,而没有坚定地走在自己规划的路径上。


扪心自问,你真的是一个长期主义吗刘思毅?



二、


我这样问过自己,然后我有一位股东,像是我这一方面的心理导师,只和我见过 3 面,但是一直在持续不断地教导我,


「一个长期主义者,要客服短期上的比较和嫉妒心」,将军赶路,不追野兔,


不仅是说业务上的 Dream Big,也说的是自己的眼光,在业务上之外的,是在人上的,把目光 Focus 在自己身上。


她说,不够长期主义的刘思毅,在公司管理上,有两个核心瓶颈,十分戳:


第一,是过于短期主义,追寻即时反馈,一场几千人大会给你的快感很多,高兴几天,


但是会忽略长期公司的运营旅程,要做长期需要耐心、需要磨练的事情。


第二,是战略的被动,每次都是业务到达瓶颈才开始思考转折,沮丧的思考,缺乏 CEO 的战略自觉。


这个和第一条一样,你要把具体业务抛出去,找到能力范围内最优秀的团队,Dream Big。


我进一步和这位股东说,我总是喜欢和同龄人比较,同龄的 ta 在融资的海洋中乘风破浪,我时不时地比较自己,还在做更多「脏」「累」的活。


我会陷入无数多个凭什么,我要怎么办?



三、


她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我做投资也会经常比较,这很正常,我也很嫉妒那些大佬,但是我相信假以时日,我会超过他们,这是我对于我的自信。


而对于你,我一直想说的是,和同龄人比较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年龄非常不重要。


业务竞争没有年龄大小。


我做投资,不会因为抢 deal 的比我小,而掉以轻心;也不会因为抢 deal 的是红杉大佬,而妄自菲薄。业务就是业务,年龄不决定业务结果。


不落入同龄人比较的漩涡之中是做一个长期主义者的基本要求。


要学会在比较中平和心态,因为目光在远方,所以说从长期来看,30 岁和 20 岁有区别吗?80 岁和 60 岁有区别吗?


加入人类的寿命到我们这一代已经可以延伸到 120 岁(事后我们觉得真的相当保守了),


那么你现在的 27 岁,和人家 37 岁的区别是什么?


这意味这什么?


这意味着你不能横向过分看中此时此刻的成就,因为即使同龄人正在抛弃你,或者远不如你,都是此时此刻,


而在漫长的人生路中,你的比较对象似乎只有你自己才是真正有意义的。


这里有复利的意义,但在这里我想更阐释清楚和提醒自己的是,无需陷入此时此刻的自己,一定要达到某个同龄人的高度。


为什么不和张一鸣比,是因为张一鸣足够强,也是因为张一鸣比自己大 10 岁吗?


这不科学啊,长期来看,张一鸣和你是同龄人。


那么,要是你和张一鸣比较,都没有痛苦的嫉妒心和凭什么,为什么要用此时此刻和同龄人的差距来反复折磨自己。


内省,向内心索取真正的宁静,真正的长期主义是十分不容易的。」


是,长期主义,何止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对未来有信心,对现在有耐心」这样说说而已呢?很多人都是说说而已,包括我自己。


与诸位还在路上的 CEO 共勉,希望我自己能持续拥有内心的平静,欢迎大家加我微信 qunxiangshan


领取我喜爱的 Netflix 公司文化 PDF《自由与责任》,非常值得阅读。


star star_outline
收藏文章

资料库

会员库

私房课

个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