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ClubHouse 谈起:异化、南北差异、媒介即隐喻
刘思毅
2021-02-15
搞流量,来群响


这是刘思毅的第 281 篇原创,

持续日更,做最懂流量的创业者。



今天我体验了一下在北京创投圈和产品经理圈都玩疯了的 Club House。


感想很多,特别是看到品玩那谁写的辛辣评语之后,虽然他未免刻奇,但我确实是哈哈哈哈哈哈典型的被戳中了。


我要记录我的杂思。



1,


在这之前其实已经在各大公众号、即刻的大 V 的状态,以及各大产品经理微信群里,还有很多朋友圈的状态中,看到了 Clubhouse 的讨论。


有人跟风,有人坚定地认为它真的很值钱(当然它已经很值钱了,已经 10 亿美金以上了吧),


但是有人认为它会是未来形态的微信。


有人沉迷,我看到很多人真的很久时间地在这里,我进入之后,在我的票圈儿,和我的即刻账号上发了一下,


我看不懂这个 App,然后洗来了第一批 50 个粉丝,玩儿的 2h 里,在线率极高。


然后我加入了一个房间,在聊视频号和抖音短视频,上去说了 5min,吸了很多粉丝,发现是否关注就在一瞬间,


这个产品可看的信息量就是三个方面,一个是头像,最重要,一个是个人介绍,一个就是你发言,或者就在直播间呆着。


吸引了 150 个粉丝,觉得还挺有成就感,更有成就感的事儿是,


我加了很多很多好友,我在主页上留下了我的微信,好像一下子 1h 就有 50 个好友加我。


我是自动通过,等我一个一个加,他们又都成了我的私域流量哈哈哈哈。



2,


我明白了 Clubhouse 为什么会让我这类人,或者说:产品经理、VC、年轻的北京 CEO 们,觉得爽了。


第一,很久没有出现过类似子弹短信或者其他类似的纯粹移动端 App 让北方的人们,全民级别的使用和参与了,这种狂欢本身就很爽;


第二,这个产品,和张小龙爷爷,在今年的公开课分享中说的朋友圈的心理状态比较像,


一个人,逛街一样地经过一个广场,看到了朋友,听一嘴,赞一个,走过路过,继续经过,一个广场一个广场的逛。


只不过,朋友圈是熟人的广场,Clubhouse 的关注关系在今天的中国境内,北方朋友圈中,是一个半熟人的场域,逛起来更是乐趣无穷,


又可以发现「卧槽你在这里」,又可以有「卧槽这个小哥哥值得勾搭」。


这是因为在中国,这个产品足够 Niche 的原因的。


第三,爱说话的「精英们」可以从被关注获取快感,通过表达获得赞同和关注,这本身就是强烈的正反馈。


第四,关键是,中国自发传播的冷启动用户群体,质量实在是太高了,


那些妹妹弟弟哥哥姐姐都还挺好看的,好看是指:长相好看、背景好看、说话好看。


以上四点,之所以说的这么肯定,因为我曾经就是这里的一员,现在也部分还是,不然我也不可能用的也很得劲儿啊哈哈哈。


我上麦被回应的那一刻,就瞬间明白 —— 为什么Clubhouse 在北京圈子里,这么火。



3,


我感觉我又回到了熟悉的北京,


在线上一个一个的逛着这些直播间,看着一个个熟悉的来自即刻、VC 圈层、创投微信群的面孔,以及也通过点击不同的头像在破圈。


这个感觉又有些像人人网,当时通过最近来访,不断地跳动跳动,去链接。


好像年轻人就是有荷尔蒙,就是孤独,就是需要链接的。


呆了 1h 之后,我出来,然后打开了 App 的推送,因为关注了 150 人之后,我的 Timeline 开始有了中文,


Calendar 那一页充满了各种可读性很强的 Live 预约,确实是年轻的精英爱的内容们。


1h 之后,我再看互相关注的好友们,居然都在……


周末的年轻人们都这么闲= 。=。都这么无聊 =。=。都这么没有事情做。我躺在澳门的床上,想起了我和 Toby 经常讨论过的问题,


是不是我们同背景的年轻人,都陷入一种恐怖的恶性循环,


工作的时候,会觉得草自己狠了就会很累,要休息,但是休息的时候,也在草自己。


无聊就是一种疯狂消耗,无节制的电子化,也是一种疯狂消耗,持续的疯狂消耗并没有带来真正的休息。


当代的互联网打工的年轻人,是不是都这样?


工作日持续加班持续工作,持续消耗;周末持续刷短视频、游戏、躺着,持续消耗,或者就是单纯无聊,也在消耗。


那么,从哪里补给能量。


这里跑题了,但是确实是一个好的感受起点,Clubhouse 让我看到一群孤独无聊的人,在聊天唠嗑消磨时间,


「年轻人的异化」也许就发生在极致电子化的中国和今天。


我也是在其中。



4,


还有一点感受,最深刻的感受是。


南方的操盘手和生意人们,对于这类产品,应该和普通大众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吧。


北京和南方的这些人,格格不入。


第一,背景上


看看 Clubhouse 上个人页面的自我介绍,讲真,和 ins、Tinder 一模一样。


大家还是那么爱说英文,那么爱斜杠(你看这个时候我已经铁子化了哈哈哈哈)


南方老板呢,年轻人和中年人的生意场,在杭州的桑拿浴场和夜总会喝酒……


脑子里可以自动回放抖音上火爆全网的「工程款收齐老板唱歌」。


第二,逻辑起点上


南方想搞钱,北京想伟大的事情,即梦想,即 Big deal。


我并没有任何褒贬任何一边的意思,我之前总夸南方,今天夸北京,


我从未看到过任何一个中国其他城市,像北京那样,有如此多的热血年轻人,如此密集的精英,如此高密度的高智商大脑,


整装待发,做女工,也在自己做着梦。


(看上去是讽刺,但是绝对是一个互联网工业化的沃土,中国互联网看完北京,其余的都是除去巫山不是云)


其实到了消费互联网,杭州也不能成为是如同移动互联网那样的北京,作为绝对的领袖,是不能的,还远远不够。


第三,他们各自有傲慢与偏见


我站在两端,看到北京人的热血睥睨,看到北京的人们说,你这个无法规模化,无法标准化的事情,就别做了,不够大。


我看到南方的 CEO 和操盘手们,说,做点儿小生意,持续做点儿小生意,然后到了 1000 万,或者 5000 万,折戟于此。


各有各自的坚持,我在两者中间,慢慢地自己在探索,非常有意思的感受。



5,


最后想说的是,我在北大读书的时候,读到传播学概论的时候,


麦克卢汉和波兹曼,在上个世纪中期,人们沉迷电视这个媒介的时候,就说了:媒介即信息,媒介即隐喻。


抖音和 Clubhouse 都是当代新媒介形态,本身也孕育着不同形态的内容,媒介在塑造内容本身,媒介在影响人们的选择和心智。


抖音用信息流推荐 + 竖版短视频这样的形态,开阔了中国人的视野,特别是我们父辈们。


我的爸爸和大姨,他们知道了中国的大江大河,他们知道了国家的大政方针,他们知道全国的疫情发展,他们知道了杭州的天气和怪人怪事儿(因为关心我)。


他们现在用抖音作为熟人之间,发短视频互动的场景,一起玩,一起发短视频,然后大家相互评论点赞。


你敢信吗,我爸爸每条抖音短视频有 50- 100 个真实的赞,平均评论数在 30 条左右,真的都是中老年人特别质朴的夸奖。


谁说 Clubhouse 不是年轻人的新媒介呢,它会让年轻人习惯这样的广场式、即兴即时性语音互动吗?


还蛮期待这个产品在北京圈层用户中的使用情况和变化的。



今日 Bonus:到 ClubHouse 关注我吧,我的 ID 是:applemanliu,那里面,有我自己大号微信号 ID。


么么哒,持续祝大家春节快乐!


star star_outline
收藏文章

资料库

会员库

私房课

个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