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马云」:敬畏所谓的敬畏之心
刘思毅
2021-03-18
搞流量,来群响


这是刘思毅的第 319 篇原创,

持续日更,做最懂流量的创业者。



这是一篇关于马云的最后一场长专访的读书笔记。


李翔在 N 年前,写过一篇马云被误解的文章,被马云多次在媒体感谢和提名,也因为这篇文章,李翔获得了采访马云的机会。


好像当时的李翔,是时尚先生的主编啊,虽然作为记者,级别已经很高很高,也很资深,但是能得到这个机会十分珍贵。


李翔和马云对话了很久,然后写下了一篇,名字叫做「马云专访全文:商业王国、孤独感、管理艺术」的文章。


我在 1 年前读过,读哭了,马云太真实了,也太牛逼了,


今天又读了一次,写一篇精选的读书笔记,来纪念这一篇马云最后一次真真实实、扎扎实实的采访。


马云备受争议,不是一两年了,巍然不动,作为阿里巴巴业务战略方向以及价值观,还有文化的不动如山的核心,充满好奇和尊敬。



1,


这是一篇在经历了 2011 年的饱受争议,2012 年的沉默不语之后,马云的第一次接受访问,访问者是李翔。


为什么给机会给李翔,是因为李翔写了一篇「马云在生闷气」,据说深得马云喜欢,认为是少有的媒体界懂他,愿意为他说话的记者。


因此得到了这次采访机会。



2,


2011 年,马云为了拿到央行的第三方支付牌照,马云果断改变了支付宝的股权结构,单方面先改变,然后开始和软银、雅虎的补偿谈判。


这也引发了大家对马云的抨击,对马云拿外资的抨击,对支付宝业务的抨击,对马云过河拆桥的抨击,以及对马云 VIE 的争议。


可笑的是,当时的民众哪怕是创业者,对 VIE 熟悉的也不多,但是因为牵涉很多因素,马云陷入争论。



3,


马云在 2011 年描述的新商业文明体系中,他说,「不再有国企和民企的区别,外资和内资的区别,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区别」。


人们谈论一家公司的时候,只会说他是不是诚信的公司。


马云畅想,商人不再追求利润,而是追求社会的效率和公平;不再以赚钱为自己的目的,而是想要「完善社会」。


要承担和政治家、艺术家、作家一样促进社会进步的责任,成为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



4,


2007 年,阿里巴巴 B2B 业务在香港上市,迅速在市值上超过三大门户网站和当时携程、盛大的总和,成为当时的第五大互联网公司,仅次于,谷歌、eBay、雅虎和亚马逊。



5,


2011 年是马云在媒体面前,最密集露面的一年,这一年马云 48 岁,本命年。


一次是因为央视曝光淘宝卖假货;


一次是支付宝股权转移;


一次是淘宝商城修改规则导致「十月围城」


时尚先生专访的时候,马云说,这是他最为艰难的一年,但并不来自于外部公众舆论和反弹力、还有对他的攻击。



6,


2012 年 10 月,李翔终于采访到了马云,于是有了马上开始阅读的 3 万字长文。



7,


马云说。


「2012 年,整个阿里集团的思想就是修身养性,


因为经过了 2011 年,我总结下来,假如我们不关心自己,不关心身边的人,不关心员工,你要想关心世界,那是胡扯。


还有,要让阿里人明白,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生态系统,而绝对不能建一个帝国系统。


所谓养性,性命相关,性格和命运是相关的。


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了这个人的命运能走多久,一个公司的性格也决定了一个公司能走多久。」



8,


马云说,


「你要想活得好,你得运动。你要想活得长,你得不运动。


那你怎样能够活得长又活得好,那就是慢中的运动和运动中的慢。


太极拳就是这个道理,一个企业也是这样,要控制节奏,懂得什么时候该动,什么时候不该动。」



9,


马云又说,


「太极拳带给我的是哲学上的思考。


中国公司的管理,要不就是从西方学一些管理思想过来,要么就是从日本学习一些流程管理的方法,没有文化根基。


我认为我们还有一个文化根基,中国管理才能进入世界的管理财富中。


我从太极拳中,悟出了儒释道文化,很有味道。」


其实我不太懂哈哈,继续读。



10,


李翔问,所以说中国是没有资本主义精神的,是吗。


马云说,我认为中国应该有。资本主义,他只是手段,可以为我所用,不是目标。


资本主义不是西方特有的,是一个人到了一定年龄的时候,一定要有的。


但要是没有根基,你就是山寨货。



11,


马云说,


阿里巴巴今天已经不是我的了,阿里巴巴第一天不是我的,今天不是我,未来也不是我的。


它是无数的人,上千万的人吃饭在这儿。闯祸要闯大祸。



12,


马云谈到投资华谊兄弟,是说偶然问他:


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做中国的时代华纳。


马云说,想做中国的时代华纳是有机会的,未来中国几个大产业,有一个产业是会增长 10 倍的,那就是文化产业。


如果你想挣钱,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以前没有,今天也没有。



13,


钱越多、责任越大。妈的,有那么多钱,你突然发现你要干的事情也多了,因为找你的人,都大了。


以前你没钱,没人找你;你有钱以后找你的人都很大,要不就有权,你吃不消。


(马爸爸都这么说!)



14,


投资华谊,乐此不疲,马云带进来一批投资者,也说服冯小刚,要有信心,中国会有一部电影的票房会过 1 个亿美金。


(现在,贾玲的李焕英,50 个亿了)



15,


谈到为啥要投资云锋基金,马云这样说:


「虞锋找了我很多次,我说你想明白,你想干吗?赚钱,我没有兴趣。


有一天他找我,在香港的一座山顶上,走了两圈,一个小时一圈我们谈。


我告诉他,中国未来还有一个市场会有巨大增长,是资本市场,社会资本主义,或者资本社会主义。


资本为社会服务,而不是社会为资本服务。今天很多纯粹是,社会为资本服务。


我们要用资本为社会服务。」



16,


马云继续补充,投资云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阿里需要优秀的伙伴,我们的职责是围绕小企业发展。


中国需要一批新一代的小企业,他们需要大量资金,他们需要的 VC,应该不是带着 VC 的思想,而是给他们带着企业家精神的钱。



17,


马云说,未来中国三个方向确定一定会有超级发展。


第一,文化产业;


第二,科技互联网;


第三,消费行业,内需市场。


预测很准,2012 年。



18,


马云说,


道长李一,讲老子讲得很生动有趣,可以让他懂得静下来。


李一让他三天不讲话,他做到了。


后来,马云曾经做到 8 天不讲话。


他和道长李一是朋友,马云说:


「什么是我朋友?他对我好,我朋友要是杀人放火,只要他对我好,他是我朋友;该国家惩罚他,把他抓进去,我会给他送饭,这是朋友。」



19,


马云说阿里对年轻人的培养。


「阿里从 08、09 年开始,对年轻人的培养上升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


我是故意不回公司的,刻意不回来,走过都不来。


因为,最佳的培养,就是让他们自己做决定,让他们自己做主。


我最多是看看同事、看看员工,我有想法了,就打电话给谁,外面喝茶,这是公司的治理。


公司要由每个人来治理。


吴永铭、三丰、王帅、张勇这帮人,他们越来越成熟。」



20,


马云说,自己的成长与公司的关系。


「我不提升,他们不会提升,今天提升我马云,不是坐在 MBA 学堂,提升我的,是我的修养素质胸怀,是性格存在的东西。


一个企业家的营养素质是各方面的。」



21,


马云说自己必须要干的事儿。


「一些大事儿是必须我做的。


股权架构,这我必须去谈,孙正义、杨致远,我没了,这个,没戏了。


文化组织架构,是我要干的。


人才培养是我要干的。


其他都交给别人做。」



22,


马云回答「如何培养年轻人」


好的年轻人是被发现,然后被训练的。


首先你要发现,他有敢于承担的素质,他一定要有承担的。


你不可能找一个完美的人,你找到的是一个有毛病的人,正因为有毛病,所以你要帮他嘛。


我要找的人,第一我不找完美的人,不找一个道德标准很好的人,我找的是一个有承担力、有独特想法的人。


有独特想法的人未必有执行力,有执行力的人未必有独特想法,所以你要 Pick A Team。


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想法很好、执行力又强,这样的人不是有的。


我常说,三流的点子、一流的执行,一流的点子三流的执行。


两个技能很少配在一起,你要找一个这样的人,可能你要等十年。


所以你不是找一个接班人,而是找一群人。」


非常认同,没有人是完美的,组织和人的结合,才是完美的。



23,


马云被追问,如何培养人呢?


答曰「发现人、训练人,给他们机会」


还有一个,非颠覆性的行业,老人用新事,新人用老事;颠覆性的行业,新人做新事儿。



24,


关于马云对于支付宝的股权变更,导致的一系列风波。


马云说,「如果你是对的,时间会证明你;如果你是错的,时间也证明不了你对。」



25,


李翔提问,「公司的边界在哪里?」


马云说是个好问题。这样回答:


「我们是一个社会型企业,新加坡这次我去看了新加坡是以管理公司的方式在管理一个国家。


我们今天要学会以管理社会的思想,去运营一家公司,这是互联网时代出来的新课题。


我们承担了这个社会。


这个问题,不是我一家公司碰上的,这是我们这一代公司碰上的,我今天还没有这个水平去悟出来。


但是我知道,这个公司,它不是属于马云的公司,不是属于股东的公司,它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公司,这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所以定力很重要,我们最近在思考,生态系统我们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不需要我们做。


要向政府里学习政策制定,从社会组织里学习他们的理想主义,从企业里学习他们的效率。


我们组织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我们没有边界,这个问题不是我的脑袋可以解决的,假如我能解决,诺贝尔奖应该是我们的了。


But,it’s a good problem to have, real problem.



26,


马云这样谈「垄断」,垄断这个词儿,工业时代用的比较多,在信息化时代,特别是数据时代到来的时候,大家必须要明白:


当你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你必须要是社会的企业,是社会公众服务的提供商,如果不是,它自己就灭掉你。


事实上,真正的垄断在互联网时代是做不到的。


(但是在战术上,阿里不是这样做的)



27,


马云继续谈管理。


「21 世纪的价值观是自我管理,所以要求员工的自我管理能力,要求组织的自我管理能力,而不是管理别人的能力。」



28,


马云谈自己萌生退意。


「我要退谁都拦不住,我要留谁也挡不住,退不是因为累和辛苦,而是因为,假设我的能力不能再匹配这家公司,是对这家公司的巨大伤害。


是无数的人都是巨大的伤害。」


马云继续自我评价,


「我的体力不行了,体能不如当年,对无线互联网的理解,对年轻人的想法,思路跟不上了。


所以我现在无为而治,致力于去培养下一代的领导人。


至于退,我心里面已经退了。」



29,


李翔说,很多人会举例孙彤宇的例子,说马云容不下人。


马云说,「孙彤宇小鬼是我带出来的,我比谁都知道每个人的强项和弱项。


每个人在什么环境下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是很关键的。我要铲除孙彤宇,那彭蕾还不弄死我,我们还怎么合作。


你说我怕一个人来取代我,他奶奶的,那我不就是见鬼了。


小李啊,是有很多人,在这个社会上,没有到达过 8000 米以上,你不知道空气有多稀薄。


你真的爬到了 8000 米,你会想他妈的老子怎么那么傻,跑到这上面来。


但下面的人没去过啊,高处不胜寒。你倒是给我碰碰商城事件试试看,你倒是香港有人给你竖一个灵牌试试看。


真的,要是没有人知道,我就偷偷摸摸下来了,但是你看后面那么多的补给部队在支持你,赞助商都在看,你还得咬牙切齿往上走一走。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上的话,我会笑着拍手说,兄弟,你上。」



30,


李翔问,你的最后一条微博,是省略号,问号。什么意思。


马云回答说,「在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不是去解释和说明,你唯一能做的是坚持下去,通过你的行动和所掌握的资源,把社会的风气拧过来。


因为我坚信,这个时代出现这些状况都是暂时的,人类的善良善意和信任是存在的,负面情绪爆发的时候,你别趴下了。


我们创业者,每次在很困难的时候,有很多人放弃,但我马云没倒下,就是没放弃而已。


我不折腾了,不看了,不闹了,我把信任等于财富给我打下去,再重塑中国的信任和信用。」



31,


李翔问,成功的人要懂得敬畏,你敬畏什么。


马云回答说:


「我敬畏未来,敬畏我不懂的东西,我敬畏所谓的敬畏之心。」



32,


马云说,


「我自己觉得,中国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


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会有仅存侥幸的人,毕竟不多。


这不是悲观,知天命者才能乐观,知道结局的人才能真正乐观。


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所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干呗,反正好坏都是这个结局嘛。


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


你不知道结局的乐观,是盲目的乐观,我们要乐观但不能盲目乐观。


所谓知天命就是你看到结局,仍为之。」


(妈呀,这段话…感情复杂)



33,


马云说,和刘国梁打牌,看他打球。


明白了一个道理,「高手和低手的差距在于波动率,在于稳定性。


21 个球你骗他一个可能,2 个就瞎了。


人不可能没有波动,波动一定有,但我希望我的波动不要太大,这不是一种本事,这是我强迫自己。」



34,


马云说,


「领导者都是孤独的,就像爬山,越往上走的时候,边上的人越来越少,这是一个特性。」



35,


马云这样评价阿里巴巴的价值观:


「阿里巴巴从第一天就没有完美无缺过,第二,这家公司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讲,假如不是我们的价值观和文化,这家公司早死得一塌糊涂了。


这公司有几个地方了不起,


第一,小二权力非常大,我们敢于把权力交给员工,而且一定要交给他们;


第二,这家公司,我们敢于把伤口撕开来面对;


第三,我不想像其他公司那样,被黑色和灰色产业链绑架,很多公司已经被绑架了,利益是分享的,我不愿意。


无论假货集团怎样怎样,别跟我来这套。」


(小二特权富了一群人)



36,


马云说组织:


「我这个人是反对过度关注制度的,也反对过度关心个人的能力,我觉得人、组织和制度,是糅合在一起的,是相互弥补的。


要把这个组织弄好,是制度、文化和人,互相配合。」



37,


马云评价 Mao:


「第一,要客观地评价 Mao,建国之前,军事和思想上,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对 Mao 之前 1949 的这些,决策方法和思考方法,我是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的,我觉得我们这代人,1960 年代的,不可避免地都学习过。


第二,看六十年代的,对我的警示是非常大的,我不能出现脑子撞坏的情况,我不能让我自己脑子短路了,还在运营这家公司。」



38,


马云回答拿国字头的钱。


「国字头的钱进来,有一个很重要的点,阿里巴巴是一个社会企业,我们公司的利益要和国家分享。


马云自己说,至于红帽子,他的立场是,


一不政协、二不人大,三不党代表,到今天为止,仍然认为,政治家、艺术家、企业家都可以报国,作用不会比任何人差。


因此不需要任何安全感。」


以上,令人唏嘘。



全文采访 3 万字,需要全文的可以扫码加我好友 qunxiang19,给你 PDF 哈。


star star_outline
收藏文章

资料库

会员库

私房课

个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