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响大会05| 段侠:宏观TMT环境下的个人投资和团队管理策略
段侠
2019-09-21
搞流量,来群响



大家下午好!我叫段侠,首先感谢群响和思毅邀请我来跟大家聊一聊我过去接近20年的一些个人感悟。


当我刚到的时候,思毅说他要讲一个哲学的话题,吓我一跳,我想之前跟他讲的是我要讲哲学话题,我本来想讲的第一个就是极难的哲学话题,困扰人类无数年的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为什么是我站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呢?


主要是今天下午其他嘉宾讲的都是干货,我讲的是一些比较虚的东西。



    

我先讲我是谁,我自己在平台也呆过,自己也创过业,也做过小流量的操盘手,所以可能跟大家的角色稍微有一点点不一样。


我第一份工作是创业,2002年的时候到2004年,我自己做了一家公司,帮当时的一些企业做电子商务网站,2004年之前帮别人做电子商务网站,淘宝还没开始做,淘宝是2003年之后才做的,所以那个事很快就失败了。


再之后大学毕业我就加入微软,在微软做了接近三年,既做过windows2000这种产品的技术支持,也做过MSDA,就是微软当时开发者网络的在线客服,微软也是一个大的平台,而且有可能是2010年之前最重要的一个平台。


我们认为微软是在exe,就是windows下面客户端软件时代开发者生态的王者。

    

再之后我2007年初加入了Google,在Google做了六年,这张图片是我当时代表Google去做一个小的分享。


那个标题我记得还挺清楚的,应该是网站站长如何善用谷歌通讯,我当时分享的时候既提到了AdWorks,给那个站长推广自己的网站用的。


也提到了给那个站长变现,把网站上插入Google等广告代码变现,也提到了这张截图上的WordCamp,当时已经有一些让大家去优化自己的网站,做一些简单的测试。


这是2008年9月20号,而且那天其实是挺有代表性的一天,上一次大的金融危机正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是高盛这些大的银行向美国政府和美联储伸出援手,希望借助他们的时候,当时我们在中国其实并没有感觉到什么。


9月21号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股市大幅波动,很多人失去了工作,美国的很多行业也从那天之后都变得一蹶不振。

    

我个人当时没有感觉,但是回过头来复盘的时候,我会觉得2008年之后好像广告主突然变少了,传统的广告主好像不行了,但是到线上来投的就多了。


我们很快就看到国内的去哪儿,第一次到主播开户的时候充了1000块人民币,不到两年之后,所有做机票预定的广告主都竞争着去买,它已经把所有的价格CPC抬到最高,到最后谷歌就失去了整个行业。


所有的广告主都跑到去哪儿上投广告,最后去哪儿能承受得起在Google买量的成本。


站在平台的视角我当时就在想到底应该不应该帮助一个你的客户,把所有的流量几乎都导给他,最后他成长起来,成为一个几乎可以颠覆你的人。


大家想想思毅前面讲的,为什么微信要防止淘宝或者是防止字节跳动在他的地盘里面做电商,在他的领域里面做社交呢?


这意味着这些客户是不能全部导给他的,全部导给他你自己就做不了,在Google的时候已经开始有这个概念。

    

到2012年之后,Google在中国实在做不下去了,而且当时已经到了APP时代,所以我后来选择去了豌豆荚,在豌豆荚做运营。


最初创业做的不太成功,关掉了,又到腾讯,在腾讯呆了接近一年的时间,做双创空间,做双百投资,有幸参与到了类似当时的拼好货。


今天的拼多多,像今天做的比较大的一些等我离开之后我会想当时我们整个投它的时候,没有想到它会长这么大,是什么样的特质让这些公司长的很大?


在离开了腾讯之后,我自己加入了华为,在华为做了两年多,管整个华为开发平台的运营,在华为的时候就想着怎么利用华为那个流量更多的帮到开发者,华为不追求,不不像腾讯那样追求控制。


所以我在华为做了两个程序,一个是纯经济化,第一年奖了接近2000万的流量资源,白给,大家都可以来申请,最后评审,获奖的基本上可以给。


第二年觉得不错,就升级成了,给出了几亿人民币,今年在前两天华为全联接大会,因为美国禁止华为使用类似GooglePaly这样的应用商店,华为第一次把生态提到了非常重要的高度,华为做了自己的)。


这是在华为的两年中,又把创业者服务、开发者服务做了一遍,又有了一些新的体会。

    

在华为干满两年之后,在去年4月份加入了一个独角兽的创业公司,叫趣头条,帮趣头条做了半年多的增长,在趣头条上市之后,又帮他招了一些新业务的领导者,并且在这些新业务的领导者入职之后,又陪他们跑了一段时间,在今年4月份出来。


过去半年我还在帮趣头条这样的公司,当然也有其他一些,做顾问,我自己变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所以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这些偏哲学的问题,比较空的问题。

    

我下面很快的讲一讲我个人的一些观点,我们先看一下过去这么多年TMT行业的发展,既然要讲宏观的东西,大家都知道经济是有周期的。


简单的讲,在经济早期是上升的,中期的时候是持续的,在晚期的时候是下降的,增速在变慢,像美国GDP增长是两个点,我们十几、二十年前的时候是百分之十几的GDP增长,到现在还有6%左右。


最后一个阶段是衰退期,这是5月份最新的世界银行的一个报告,它是用的是真实的GDP,世界银行认为中国真实GDP的增长,考虑到通胀,考虑到货币增发等等各种因素,已经是在衰退期。


当然放在国内,我们自己的领导人会讲经济下行压力很大,既然大家都知道经济在下行,什么时候上行呢?


没有听到哪个领导说什么时候上行,所以在座的各位我们每一个从业者的压力应该都会很大。

    

再看一下跟在座各位比较相关的,风险投资的总金额,从2018年第二季度创了历史新高之后,连续四个季度都是在下降的,而且第三季度应该会比今年的二季度还要差,这里面主要是人民币。


像刚刚思毅也讲了,人民币基金基本上还是长远周期,它看的比较长,看十年,所以美元的。如果在思毅的基础上要补充一点的话,建议能拿美元的钱就拿美元的钱。

    

从全球来看,既然要做风险投资,总要看退出,这张图列出了截止到2018年底全球退出金额最大的这些案例,纵轴是它上市时候的估值,最高是2000亿人民币,右上角阿里巴巴上市的时候是接近2000亿美元。


每一个企业下面都有这个圈圈,代表它的融资金额。


左上角最高是2000亿美金,最大的要容纳至少是上百亿美金,如果你是右下角的,比如说美团,你上市的时候是几百亿美金,美团(34:44)可能大几十亿、几百亿美金,那你的回报很差,只有5倍。


但是像阿里巴巴就不一样,阿里巴巴融的钱很少,但是上市的时候市值很高。如果大家看过去这几年最大的IPO,它的回报率是在变差的。

    

看完了整体的,再看各个行业,左边列出来了很多主流的商业模式和平台,有做支付的,有做市场的,有做出行的,在每一个商业模式下面都有平台型的产品。


右边都是一些行业,甚至连农业这种非常非常传统的行业都有可能两个以上的平台,前面我们也讲这张图上面最大的,如果大家看一下的话,基本上全是平台型的企业。


比如说美团是一个外卖平台、生活服务平台。比如说Spotlight,它是一个音乐平台。

    

我们很快的来讲一讲这些平台型的企业为什么可以杀出来,而且过去几年融资金额最大、估值最高,并且能退出的都是一些平台型的企业。


这边我自己借用2015年的一本书叫《平台革命》,他们提了几个观点,我在那个观点上稍微汉化的一下,加了一点自己的东西。

    


lock
登录后查看完整文章
点击登录
star star_outline
收藏文章

资料库

会员库

个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