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响大会01 | 九一、罗梓翔、王宏磊:抖音、快手的信息流和博主投放操盘手交流
搞流量,来群响

 九一:大家好,我是拉面说的九一,是拉面说的联合创始人,负责线上渠道运营和投放这一块,拉面说是这样的,传统方便速食这一块,图片与食物不符,我们立志是图片与食物相符,大家有兴趣关注拉面说的话,可以打开手机淘宝关注拉面说。


如何通过9个月的时间,就把我们自己的天猫旗舰店新开的从0到5000万销售额的增长,大家有机会可以深度交流一下。


罗梓翔:大家好,我是脉脉罗梓翔,现在在脉脉负责付费增长相关的业务,脉脉这个产品,大家一直在用,可以简单分享一下,我们有一些能确定的事情,我们后面会在社交和招聘的两大业务基础之上,做开放平台。


也希望各位如果有跟职场相关的生态和业务,欢迎和脉脉沟通,我们也是很乐意分享我们的关系网络,我们的用户,我们的赋能,来帮助在职场内相关的业务,我们一起来做增长。


刘思毅:我问一个尖锐的问题,我是脉脉的用户,我知道从一个整体互联网大牌来讲,脉脉渗透率在TMT行业非常夸张,我总有一个困惑,你要走到按关系做商业化切口的话,你让他的用户对你脉脉有一个非常深层次的,甚至比当前更深层次,我找工作可以用它,我找工作有被动和主动的例子都可以在脉脉上产生,我不确定今天的互联网C端用户有没有这样一个概念?


罗梓翔:这个问题是我们核心讨论的问题,我们在被动候选人的闭环上面,我们现在的职场是没有用户习惯的,这个也是我们之前一直在思考在徘徊的事情,我们其实在做的东西,我们更多是做主动候选人的人数还有职位数高效的匹配。


我们其实在被动候选人这一块,在之前很长时间,没有做很大的闭环。


这是今年这几个月马上要攻坚下来的闭环。

刘思毅:我首先问一下大熊,简单概括一下大熊的操盘经历,首先他在16年底17年初,通过小程序薅了7000万的小程序的量,蘑菇街是最早做小程序的。


第二个case,凡是女性相关的品类,他在抖音上建立一些流量池从抖音再到微信,拉到微信的私域之后,通过各种精细化的方式和SOP的流程,提高单个用户的ARUP值。限制15分钟。


 杨斌:第一个没什么分享的。


第一个在小程序的话,蘑菇街来看,小程序刚上线的时候,跟王者荣耀和摩拜单车是前三名,我们就用一分钱平团,那个时候里面的红利非常大,这个小程序进去之后,迅速获取到用户的ID,基本上就用这么一个方法。


但是当时小程序发生这个事情,可以稍微介绍一下。


在16年底的时候,我在蘑菇街负责流量,当时我面临的困境是拿5个亿,负责1000万DAU,我差了有300万左右的差值是搞不定的,当时搞不定的原因是,LY出来的时候,买不到符合我们转化的流量的话。


当时我们看到在整个市场当中,从前端的导购到整个渠道品牌是有机会的,当时的头条、快手、微博,还有一个方面,包括腾讯所有的体系,我们方法变成了解决方案。


做到追最后的时候,用了蘑菇街的解决方案,我们有几十个,冲到里面去,帮助微信电商版的小程序。


后来整个拼多多去了200多个人,也拿到了小程序先期的红利,只是我们看到有交易关系的时候,我们没想到中间有一层社交关系在里面,我们只是看到了这个关系。


电商我们只看了两个,一个是用户的增长,一个是停留的时间,停留时间最好的方法就是内容,我在去年的时候,跳到跟内容相关体系里面了,做了前面跟内容的生产,网红的选择,SCN、广告、电商,还有后面的攻略我都做了,也学了一些案例,服装、美妆等等。


 刘思毅:美妆是怎么做的?全体的流程?


杨斌:我们可以先说美妆,刚才星站蔡珩讲的,美妆卖的是信任,这是我非常认可的事情。


现在用户面临的问题是说,当我们面临到很多产品的时候,我们到底该选择什么?其实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人,他身边不会有广义的粉丝,但是他有一些专业的技能,围绕在你的身边。


当这些内容产生价值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把这些内容慢慢变成信用关系,我做的是零售里面最有价值的超级用户,很多女生买一百多个本子,其实并不是用那个本自写字,这一群人,就可以定义出来一套体系。


我的流程是,我先假设有一个KOL,它有一个人设,它人设里面对应所有的人群,我们先从人群做分析,也就是说,当这套体系呈现出来的时候,我把前面所有的内容,我都是用广告和流程方式在做。


对于用户来讲,我把用户每个需求的痛点,跟后面的内容做相应的结合,也就是说我会做所有跟SOP相关的脚本在后面。


通过这种方式,每个内容点,都配四到五个点,结论就是,我非常清楚,是去年8月12号,他们抖音上有十几万的粉丝,个人号是一条路径,还有一条是淘宝的路径,这条路径里面差不多有17000人,转化率做到3到5,30%到40%的流量到小程序里面来,客单价可以做到300,这个案例是我做过最小的。


对应到我的体系当中,如果用我的方法或者是垂直的内容去打造一万个个人号,我差不多能做到50万的GMV。


刘思毅:全流程怎么做的?比如说从抖音建个流量池成为粉丝,再成为私域,成为私域中的第一次交易,多次交易。


 杨斌:第一个来讲,之前我们在APP的时候,习惯方式是把流量买进来。


我们买过来干什么呢?我们千人千面,做精细上的划分。


我们发现,即使千人千面,万人万面,我们无法判断这个用户到底是谁,但是在社交媒体,大部分的流量,都沉浸在社交媒体上。


我的方法很简单,我把内容做出来,让用户自己选择。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它推进一个跟油皮相关的化妆品,当这个用户选择关注的时候,我们测试过用扫码女鞋,做34、35的,基本上都是小个子女生,我不追求前端的流量,我追求客单价,以及复购率,刚才那个复购率,月复购率达到三次,留存可以做到50%多。


刚才说到是这一点,其实这个流程说起来容易,其实有几个比较难的点,第一个是整个前端的KOL系统内容的能力,用脚本规模化,但是会有很多不确定性。


第二个来讲,因为我做的全部是素人,刚才我还看到一个案例,我刚才打开颜九里看了一下,颜九有十几万的播放,8万多的进店,我看只卖了七八百个商品,客单价是60多,我做了一个KOL,他只有50万的粉丝,今天只有四万多人观看他的商品,他卖到差不多有将近900多个。




lock
登录后查看完整文章
点击登录
star star_outline
收藏文章

资料库

会员库

私房课

个人中心